年夜陸現止的漢字音標建訂後,讓島內試用一下

发布日期: 2019-02-24
  孩子正在剛进學的早期就開初學習中文拼音,果為中文拼音是我國卒圆語行笔墨的音標。接觸中文拼音的開頭,就學這三個母音字母(a、o、e;即:啊、喔、額;也有念:啊、歐、額的);緊接著便學三個獨破韻母(i、u、ü即:咦、唔、魚),也有些夺目的人把(i、u)稱為(介、獨)韻母的。再往後,就學各系聲母跟各止韻母。談到這裏,我們就會產死上面的許多疑問:
  一:假造個獨立韻母(ü、魚),為何它始終起不到獨立韻母脚色?
  獨立韻母的特征就是獨自一個字母,且與幾乎贪图的聲母構成音節?而(ü、魚)這個字母它只能范围只能與(呐;n和勒;l)組合成音節?人們略微有點辨別才能,就能够發現這個簡單的問題。再看看(語文)的音標標注為(YUWEN),不難聯想的去懂得,這個所謂的(ü、魚)就是地隧道道的複合韻母(iu),這是從分列與組合的觀點出發的。我們再看(直)的注音是qu,而qiu的讀音就是(丘)了,q是“咦”系聲母的一員,自身就有尾音“咦”在後面,怎麼多放個(i)在後面就可以改變(u)的發音,真是沒道理,似乎鹹菜再放點鹽就變苦了;真荒诞呀!我們在專心致志地給漢字設計音標,你怎麼會還迷戀著推丁字母的發音呢?假如你如果把(iu)定為(由),就是鐵定的(指鹿為馬)。无妨我們再剖析一下,母音字母(a、o、e)與介音字母組分解複合韻母的時候,現在有(ia,呀)、(ie,耶),(ua,哇)、(uo,窩)、(ue,約),那麼io=?;怎麼會唯獨少一個複合韻母(io)呢?有人講這(O)是發(喔)音,无妨我們再分析一下,wo是近似(喔),這是它就稱不上是聲母了,而ou在中文拼音裏讀(歐);根據拼音的正常規定,聲母在前,韻母在後的原則;故此,(o)念(歐)的体面還大點。不過,這與它構成複合韻母(由、io)關係不大。也沒多大的爭議意義。還有借鑒的是我國有個小家電的商標; “joyoung”;看到後面的漢字是‘九陽’。雖說這漢字‘陽’的音標繁雜不科學,当心‘九’字的注音卻很簡捷而又科學。從曲觀中文拼音上講‘九’字的音標應該為‘jiou’,並非是我們現在所拼的‘jiu’。而‘jiou’科學演变是這樣的“jiou—jio—jo”。故此(io)是複合韻母(由);(iu)是複合韻母(魚)。毫無疑問;我們的中文拼音裏那個獨立韻母(ü、魚)是徹頭徹尾地捏制出來的。它只能欺騙那些懂事不齐的孩童!要否则,那就是(現代漢語拼音方案)成心在攪亂漢字音標的陣腳。我就不信任,黃鼠狼鑽到磨道裏,能假冒大尾巴驢。
  发布:包裝好的(en、eng)和(ang);是複合韻母嗎?
  在(現代漢語拼音方案)裏,有兩組複合韻母(en、eng)和(ang);它們大抵讀(嗯)和(盎)。我們不僅要問,這兩組是複合韻母嗎?不是複合韻母怎麼會是由多個字母所組成;是複合韻母又怎麼會比一般的獨立韻母還要運用廣泛,也就是它們能與絕大多數的聲母構成音節。現在分析起來,這又是當年有著話語權的人,為了寻求人家拉丁文字的長短,洋仆思维在作祟。文字僅是記錄語言的对象,針對我國漢語的實際情況,由於漢語不是拼音文字。故此,長期遭到地区及環境的影響,漢語方言好別很大,管家婆六肖中特,國家要制定一部標準的漢字音標,壓根就不克不及把本屬於腔調、語氣、音頻的東西,強加在漢語音標裏面。我們必定要從實際出發,用宏觀的態量去對待漢語,用微觀的心機去解讀漢字。所以,我們造定的漢字音標不需要繁雜,只供得簡練,故此,我們沒需要弄重讀韻母,我建議,將en、eng簡化為n(嗯);將ang簡化為v(盎)是有道理的。
  三:(zh、ch、sh)這三個聲母,果然會有人講漢語時把所謂的翹舌都讀出來嗎?
  中文拼音聲母裏有三個翹舌聲母:(zh、ch、sh),如果我們把本來聲母劃分為系的話,再補充一個(日;r)系,讓(z、c、s)的尾音都有(日;r),所謂的翹不翹舌的問題就解決失落了。只要你是會講漢語的中國人,你能够琢磨揣摩、品尝咀嚼、試探試探、細緻天讲究一下;你把“上海、遲到、吃飯、磁器、知覺”這些詞;無論你用,翹舌和不翹舌,重讀和不重讀,什麼樣的口形講进来,只有人家能夠聽得懂你講的是什麼,人家是不會把你講的字意給寫錯的,也不须要倍加解釋一下你講的意思。只要你把每個漢語詞句裏面的字,組开得當,聲母準確、韻母得理,再减上實際的聲調給讀出來,人家只要能聽得懂你講的是什麼意思,普通不會錯解你講的意思。再否则你来觀察周立波、馬雲的講話心氣,聽聽他們可有什麼翹舌與不翹舌;重讀不重讀的詞語發出來。什麼是愚蠢,本人騙自己就是最年夜的笨昧,決不克不及允許(天子的新衣)活着。远七十年來,一個嚴重脫離實際的(現代漢語拼音方案),之以是沒有對普通話的推廣,起到理想的效果,難道就沒有人覺得有問題嗎?
  四:把複合韻母裏,該可省略的字母不省略,不是(畫蛇添足);就是誤導能畸形行動的孩童要去拄拐杖。
  拿“i”(衣系)的三個聲母(j、q、x)來講;既然是“i”系聲母,裏面必定包露了(衣)的音在裏面,但它與“i”行韻母及原音字母結合的時候,就沒有需要再放個“i”在裏面嗎?比方(加)的拼音是(jia);我看你就是把(加)拼寫成(ja);別人也不會把(加)讀成其余音。為什麼呢?就是因為(j)是(i)“咦”系音母;(j)裏面已經包括了(i)。這個問題對孩童的毕生影響很大,這是個(畫蛇加足)笨拙學識,有這種齷齪的東西灌輸給孩子,壓根就在他們的心底裏缺少勤儉節約、因地制宜的靈巧存在。實際情況,還遠不行在中文拼音枉不枉寫個把字母的問題。如果你用電腦打字就會發現許多問題;如“西安”兩個字如果連挨為“xian”,電腦顯示並非是“西安”,而是“前、賢、現”等等。我們沒有来由視同教孩童;你的爺爺都拄著手杖行路,你也要拄拐杖。
  中文拼音的目的是什麼,就是要給每個漢字,標注一個公道的音標。對於我國幅員遼闊,土话多的實際情況,你能用這種漢字音標;往分得明白,成與純、會與愧、年和連、講和牆、您與你等等就算目的達到了。我所主張的創新中文拼音方案,並非是要純粹簡化中文拼音,最主要的目标,就是要把現在現代漢語拼音裏面,錯誤及荒谬处所徹底改失落。我們無論制订什麼方案,皆要思绪清楚,情理通達。像我國實行的(現代漢語中文拼音方案),運行六七十年,對於一般話的推廣還是后果甚微。難讲就沒有人發覺裏里的重多弊病嗎?現在的情況是;剛上學就學的中文拼音,个别三十歲阁下就忘记了。
  老庶民最無奈,也是最仇恨的是;那些拿國家俸祿,吃委屈糧的人,瞎擺弄一些嚴重不符合實際的東西,強行灌輸給自己,老百姓有什麼辦法,只能漠視它、缓缓給丟棄掉。
  按我所講的意义,這拼音(qin、qing、=qn);(jiu=jo);(xiang=xv);(qiao=qao);(cang、chang=cv);(xiang=xv);(chǔangdàng=cǔvdv);(cen、ceng、chen、cheng=cn);(qíangqíu=qvqó);(lìushí=liòsí);(jīaoyáng=jāoyv);(ěrqǐe=eǎqě);(chángjīang=cvjv);(lùoshí=lòsí);(xīnwén=xnwn);(nénglìang=nńlìv)等等,是完整可行的。幻想的中文拼音计划列表以下:
  母音字母(3個) a (啊) O (歐) e (呃)
  獨立聲母(兩個) y (咦) w (唔)
  0系聲母(四個) b (波) p (潑) m (莫) f (佛)
  e系聲母(七個) d (得) t (特) n (呐) l (勒)
  g (歌) k (科) h (喝)
  i系聲母(三個) j (基) q (其) x (西)
  r系聲母(四個) z (只) c (尺) s (思) r (日)
  獨介韻母(四個) i (衣) u (唔) n (恩) v (肮)
  a行韻母(四個) a (啊) ai(唉) ao(敖) an(安)
  o行韻母(三個) ou (歐) on(嗡)
  e行韻母(兩個) e (呃) ei (誒)
  i行韻母(八個) i (衣) iu (魚) io(由) in (音)
  ie (耶) ian (言) iao(腰) iv (楊)
  u行韻母(個) u(唔) ui(喂) ua(哇) un(溫) uv (汪)
  ue (約) uo(窩) uai (正) uan (玩)
  當年馬英九在臺灣要援用年夜陸的中文拼音,我當時就是聯繫没有上他;我实想讓他試用一下我設念的中文拼音方案。也看平易近眾和当局能關注我提出的問題。
  王景社:(qq號984521178)脚機:
  2019.01.06